您搜索的资源类型:
专题
历史建筑的保护与利用
发布时间:2018-09-06 09:50:07   点击:次   来源:   

    自2017 年12 月开始,为期1 年的第一批历史建筑保护利用城市试点工作在北京市、山东省烟台市、安徽省黄山市等10 个城市展开,主要围绕“建立政府主导、部门联动的工作机制;开展历史建筑普查,完成建档挂牌工作;创新合理利用路径, 发挥历史建筑使用价值; 完善技术标准, 科学保护利用; 历史建筑创新相关审批机制,形成保护利用合力;拓宽资金渠道,保持资金良性循环”六个方面内容开展试点工作。同时,住建部将搭建“历史建筑保护利用”试点工作宣传平台,总结交流试点工作经验,并适时向全国推广。


上海市

    上海市经过三十多年的摸索,对历史建筑的保护与利用,形成了五种具体运行模式。
    第一种:使用功能调整模式。早期阶段,为整体保护历史建筑,又使老旧房子住户利益不受损失,将商业区域沿街、沿马路的优秀历史建筑单纯的居住使用功能调整转变为商业经营功能,承租人自行经营或转让他人经营,这在早期建造的公有住房尤为普遍。其特点是使拥有住房使用权的承租户确保了利益,赚了大钱,而拥有公有住房所有权的政府收入大大减少,公有住房的保值增值功能流失。
    第二种:调剂置换模式。主要由政府筹措房源和资金,采取房屋实物和货币调剂置换,将历史建筑原住户迁居他处和或由原住户购买商品住房居住,由原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委托的房屋管理单位负责历史建筑的整治、改造、利用。它的特点是政府一次性投入较多,涉及时间较长,通过调剂、置换,有效改善了居民居住环境。
    第三种:周边联动开发模式。主要是围绕历史建筑周边进行房地产开发,将历史建筑的保护与其周边开发相互结合、相互联动、共同发展。这种模式是利用历史建筑保护区域独特的优势,带动周边房地产整体开发,提高历史建筑保护利用的档次和解决历史建筑保护管理的资金缺乏问题。它的特点是历史建筑保护区域划拨土地与周边开发招投标经营土地相互并存。
    第四种:“新”、“旧”结合改造模式,即“新天地”商业区改造模式。所谓“新”,指的是历史老旧房子内部结构、内部陈设、内部空间,经过合理改造利用,比如上、下扩大,增加层数、加挖地下、适当增加容积率,使其“焕然一新”,更能适应人们的使用和居住需求,体现现代社会的气息,彰显历史建筑的利用价值。所谓“旧”,指的是历史建筑的外部形状、外墙墙面、外立面颜色等,最大限度地保持原状,按照历史建筑原状、风格和特色,进行
整治、维修,使其外部“修旧如故”,更能反映历史建筑的历史特色和风貌,体现历史建筑的保护价值。
    第五种:“三方”相互融通联动模式。这种模式是在将三种模加以综合而成的。主要是将老旧房子调剂置换后加以整治、改造、利用,一部分老旧房子经改造整治后由原居民回来居住,历史建筑周边成片联动开发一部分,“三方”各自发挥其所长、规避各自所短,相互融通、相互促进,共同发展[1]


济南市

一、树立文化旅游利用观念
    历史建筑作为一种特殊的使用资源和文化资源,合理地保护利用也是自身的一种属性。旅游利用是一个常用手段,也是一个值得研究、探讨的问题。旅游利用的一个前提就是坚持旅游只是一种手段,不是最终的目标。通过旅游手段对历史建筑进行活化保护,以达到实现其价值、带动城市文化名片的发展的目的。
    旅游是通过吸引物来吸引游客的关注,在这里历史建筑就是作为吸引物来带动旅游的发展。这种吸引力通过历史建筑本身、相关故事传说、环境的烘托进行展示,游客通过感受这种保持传统文化形态、体现生活或习俗的形式,来体会与感受济南历史、风土人情及浓郁的生活气息。
    “四门塔”山东省历史优秀建筑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中国现存最早、保存最完整的全石结构佛教塔和单层庭阁式石塔,也是现存最早的亭式塔。其四面各开辟一个拱门,故而俗称“四门塔”。四门塔以旅游保护的手段保留原有宗教建筑,并得以可持续地保护利用。
    “灵岩寺”山东省历史优秀建筑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东晋,距今己有1 600多年的历史。最盛时有殿宇50余座,形成规模宏大的古建筑群,直至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仍然有殿宇36座,亭阁18座。现有主要建筑辟支塔、千佛殿、墓塔林等多处明泉。灵岩寺以旅游保护为手段保留原有宗教建筑及宗教功能。
二、 丰富空间合理利用手段
    历史建筑作为一种空间资源,空间、功能的延续使用是最优的保护利用方式。这种历史文化空间的建筑如何适应现代形式的需要,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历史建筑空间、使用功能的延续必须同时具备原真性和适用现代需求条件,只有具备这两个条件,达到合理的标准,才能有效地利用,而不能以牺牲一方成就另一方为代价。
    “齐鲁大学建筑群旧址”为山东省历史优秀建筑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存许多处历史建筑。但因年代久远和自然侵蚀,有些建筑已不适合现代的教学需要,但学校正是看中了这种历史建筑的文化保护价值,没有一拆了之,而是在尽量保留原有建筑的基础上进行了整修,并注入新的功能特色元素。
三、延续功能如故利用方式
    历史建筑在建设初期就已决定了建筑的使用性质,也体现了建筑的独到的建筑形式和精神特征。文化业态或需求至今存在,历史建筑还可以适应需要的,应保留原有空间和原有业态优先使用,将其内在需求和外在形式进行统一,做到保护内容与形式的延续,物质和非物质的文化相符依存、和谐统一。
    “洪家楼天主教堂”为山东省历史优秀建筑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教堂为双塔哥特式建筑,始建于1901年,是中国三大著名天主教堂之一。1966年,在“文革”中被关闭。1985年4月,政府拨专款进行了修缮,关闭近20年的教堂恢复开放。至今保留了使用功能和空间功能,是内容与形式的整体保护。
四、传承文化展示利用模式
    随着历史建筑活化利用研究日趋成熟,保护形式也开始多样化,开始走出原来陈旧的保护模式。建规[2017]212号《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加强历史建筑保护与利用工作的通知》进一步提出了充分发挥历史建筑的文化展示和文化传承价值。历史建筑展示也是非常重要保护方式,既使用保护了历史建筑,也传承了文化[2]


杭州市

引入HUL理念,将历史建筑保护纳入城市发展
    “历史城镇景观(HUL)”方法作为一种保护历史城镇的创新方式,是一种对动态的、不断变化的城镇遗产资源的管理方法,为历史城镇提供了一种全方位保护、发展的整体方法论。
    创新保护理念。以“建筑历史博物馆”的理念,而非“历史建筑博物馆”的理念,以价值为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保护好不同时期有价值的建筑及其形成和发展背景。拓展保护范畴,对于已建成50 年以上,以及不到50 年的各个时期具有一定价值的建筑均不得拆除;拓展保护类型,从住宅、办公、商业、宗教建筑保护,拓展到文体、工业、医疗、古井、古桥等建筑保护,做到保护“零遗漏”;拓展保护地域,从主城区拓展到萧山、余杭及五县(市),从城镇拓展到农村。
    落实责权。若因责任人无经济实力落实保护的,可给于相应的补贴优惠政策,或与其协商,采取政府收购保护方式;若因产权纠纷共有人达不成一致意见导致历史建筑濒危的,可由当地政府进行应急抢救保护,先确保历史建筑不危、不塌、不倒,再进一步协调产权人的纠纷问题;若因主观不愿保护甚至希望拆除历史建筑的,首先开展宣传教育工作,提高责任人的保护意识,仍顽固不化并破坏历史建筑风貌的,则采取严惩处罚措施。
    探索活化利用新路径。将“历史建筑与杭州老字号、非物质文化遗产、杭州‘十小行业’中具有代表性的优秀品牌”打包整合,发挥集约优势效应;引进国际知名品牌和企业,引驻历史建筑,让商贸者得到文化熏陶,让文化人得到消费便利;出台优惠政策,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历史建筑保护事业;开展杭州市历史建筑保护利用的标准化研究工作,量身定制“一幢一册”的历史建筑“保护使用说明书”;坚持技术引领,针对历史建筑绿色节能、结构加固、消防预警等技术进行重点研究和创新。
    提高执法层级,强化执法力量。将历史建筑的日常监管工作纳入杭州数字城管的管理模式中,实现保护管理的精细化、内容数字化、处置精确化;组建一支专业的文化遗产执法大队,针对杭州的西湖遗产、运河遗产、文物建筑、历史街区、历史建筑等各类文化遗产进行统一执法[3]
 
    我国经济实力的快速增强,使旧城改造规模不断扩大,如何对旧城改造中的大量历史建筑进行妥善的保护与再利用,是传承历史文化的重要前提。因此,在历史建筑再利用过程中,必须要以真实性原则为核心,对历史建筑进行合理的规划与设计,充分重视历史建筑的价值发挥,为历史建筑注入新的活力,以此更加真实的展现历史建筑所具有的文化底蕴与历史内涵[4]
 

参考文献:
[1]贾广葆.上海的历史建筑保护与利用.上海房地,2018(3):40-42
[2]李进才等.历史优秀建筑保护利用研究——以济南为例.遗产与保护研究,2018(5):102-106
[3]李天太等.城市国际化背景下杭州历史建筑的“新活法”.杭州(周刊),2018(6):44-45
[4]张俊峰等.基于真实性原则的历史建筑再利用分析.四川水泥,2018(4):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