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搜索的资源类型:
专题
浅谈棚户区改造
发布时间:2017-12-25 16:58:35   点击:次   来源:   

    棚户区改造是我国政府为了改造城镇中危险陈旧住房、改善贫困家庭住房条件而积极推出的一项民心工程,棚户区中的老百姓大多都是城市中底层低收入人群,职业范围涉及方方面面,其中多以工人为主,因为无力负担相对他们来说高额的买房款,所以一直生活在住房条件、生活环境等相对恶劣的“城中村”,而这种情况在我国的大部分地区普遍存在,想要尽快解决这一民生问题,就必须在各方面完善棚户区改造工程,以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为出发点,积极营造一个和谐发展的社会大环境。

一、棚户区改造的目的

   棚户区主要是指在城市区域范围内、平房比较密集,使用年限长久,房屋质量差,平均每人所占建筑面积小,没有完善的基础设施,交通不方便,治安和消防存在着极大的隐患,环境卫生也是脏、乱、差的区域。而实施棚户区改造的最为根本的目的就是切实改善人民群众的居住条件,并进一步完善城市功能,改善城市环境。从近几年的实践证明来看,积极推进各类棚户区的改造工程,不仅能够有效改善民生,还能够进一步扩大内需。棚户区改造带动了很多的相关性产业,有效拉动投资的同时还可以消费钢铁、建材以及家用电器等相关的产能和产品,突破了城市的二元经济结构,从而实现新型城镇化建设质量提高的目的[1]


二、城市经济背景下棚户区改造存在的问题

(一)安置房建设推进存在较大难度
    在棚户区改造过程中,安置房用地对改造的进度有重大影响。为确保安置房建设的正常进行,棚户区改在的安置房用地也纳入土地供应计划中,并简化了有关的行政审批流程。这样虽然对于棚户区改造工程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是在实际实施过程中,往往由于拆迁量大及安置人员较多等原因,使得现房难以满足安置需求,加上安置房的建设也需要较长的工期,因此许多拆迁户只能分配到期房,使得安置工作难以推进。尤其是在一些老城区,由于各种条件的限制,拆迁户往往得进行异地安置,加上拆迁户经济条件的限制,进一步增加了异地落户的难度,进而影响安置期限。

(二)棚户区的界定不够明确
    目前,对城市棚户区主要是这样界定的:在城市规划范围内的基础配套设施及施工功能相对不够完善的区域,往往建筑密度较大,且房屋结构简陋、使用年限长,因此质量较差,安全隐患多。这样的界定在星系地指标上不够明确,使得棚户区界定在认定上不够清晰和统一。对城市棚户区界定的不明确,且国家将棚户区改造有效纳入了保障性安居工程考核中,这就会促使部分地方政府会将搬迁安置项目以及旧城改造也纳入棚户区的界定中,虽然这样可以有效解决土地资源问题及减少资金投入,但是其扩大了政策的利用范围,使得有关国家政策难以得到有效落实,增大财政补助压力。

(三)改造资金筹集困难
    在城市棚户区改造工程实施过程中,资金是影响改造推进进度的一种罪关键因素。而在实际中,棚户区改造资金往往筹集较为困难。一方面,由于棚户区改造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其涉及到安置用地、拆迁户搬迁等内容,改造涉及的面积及范围都非常广,所需资金相当巨大,这也使得一些规模较小但想投入棚户区改造行列的建设单位望而止步;另一方面,目前大多城市中未改造的棚户区往往处于偏远区域,由于市场运作空间较小,商业开发价值不高,因此很难吸引商户投资,大多只能有政府出资进行拆迁安置,使得资金难以平衡,改造成本过大;此外,由于棚户区改造的成本非常高,建设单位在改造过程中往往需要进一步筹集资金以推进改造进度,直至完成改造工程,但是棚户区改造工程不像其他商业工程项目那样可以带来较大的利益收获,因此在资金的筹集上通常存在较大的困难。

(四)改造资金不足,审批程序冗余
    改造棚户区往往需要大量资金,然而政府财政支持的城建资金具有较大缺口,资金不足使得城市棚户区改造进程受到严重阻碍,相关人员应担要由整体出发,加大优惠政策的力度,积极吸引市场投资机构进行融资。此外,由于改造棚户区往往需要许多批文,涉及部门较多,需要较长时间,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管理成本[2]

三、棚户区改造模式

(一)辽宁模式。辽宁省阜新市在棚改过程中,主要以土地置换为依托,调整更新产业结构,大力发展现代农业、现代服务业,优化工业机构,引进一批农业化企业,培育并发展了社区服务、旅游资讯等服务业,扶持了一批科技含量高的电子化工业,发展了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阜新市的棚改以资源枯竭型城市的转型跨越作为重要抓手,为该类型城市的转型升级探索了一条新道路。

(二)长沙模式。长沙市是按照“一健”、“三改”模式,即健全保障体系,改革制度、改造房屋、改善环境的思路,以住房保障制度改革委切入点来推进棚户区改造。从2008 年以来,长沙市退出了经适房货币补贴的新尝试,在未来的改造中决定通过廉租房来安置符合享受住房保障条件的拆迁户,同时对所有原住户推行经适房货币补贴的保障方式。

(三)成都模式。成都的棚户区大多位于城市中心区,是计划时期留下的国企单位的职工住区。老旧社区建设年限较短且处于城市中较好地段,房屋密度大但违章率小,商业改造价值大。不仅如此,棚户区居民的购买力较强,棚户区改造相对轻松。基于成都良好的经济大环境以及商业开发价值高的棚户区现状条件,成都棚户区改造的主体模式不同于以上两种模式,而是“政府引导、市场运作、尊重民意”型改造。

(四)兰州模式。兰州市的棚户区大部分是在计划经济单位办社会向市场经济社会转型的过程中遗留下的物质环境恶劣的高密度住区。一部分主要是在主城区城市功能转型和原有企业改制、出城入园等政策实施过程中逐渐形成。另外,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兰州中心城区范围不断扩大,使得原来的村庄转变为今天城市,而城市与农村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导致这些区域逐渐演变为城市中的村庄。由于城市自身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因此,经验的借鉴和自身情况相结合的改造模式创新,才能更好的指导当下兰州市的棚户区改造。综合以上分析,兰州市棚户区改造应采用“城市更新导向下经济、空间、社会三位一体的棚户区综合改造”模式[3]

    棚户区的改造具有一定的复杂性、长期性。它不仅涉及到了政府部门的政策、法规的制定及认知水平,还涉及到了城市规划、社会学、人口学、经济学等多方面,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因此,棚户区的改造必须根据城市的实际情况,重点分析和研究所需改造的棚户区。并提出符合城市发展的改造措施和建议。从而有效提升城市竞争力、实现城市快速发展和社会的稳定发展[4]
 
 
参考文献:
[1]刘阳.实施棚户区改造切实改善民生.现代交际,2017(6):83-84
[2]解大可.我国城市经济背景下棚户区改造存在的问题与对策分析.中国国际财经(中英文),2017(12):14-15
[3]张雅慧等.棚户区改造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与对策分析—— 以兰州市为例.住宅与房地产,2017(26):16、26
[4]曹洋.推进城市棚户区改造的思考.住宅与房地产,2017(26):35、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