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搜索的资源类型:
专题
世界城市日:城市治理 开放创新
发布时间:2017-11-06 12:40:14   点击:次   来源:   

“世界城市日”是我国政府在联合国推动设立的首个国际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闭幕之际,世博会组委会、联合国、国际展览局在共同发布的《上海宣言》中提出:“将上海世博会闭幕之日(10月31日)定为‘世界城市日’,以此激励人类为城市创新与和谐发展而不懈追求与奋斗”。经国务院批准,通过外交部、住房城乡建设部、中国贸促会、上海市政府历经一年多的申设工作,2013年12月第68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决定将每年的10月31日设为“世界城市日”。“世界城市日”以上海世博会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作为总主题。每年根据当年情况设定不同的年度主题。
今年“世界城市日”的年度主题设定为“城市治理,开放创新”。该主题呼应了《新城市议程》中提出的相关理念,同时也契合了我国的五大发展理念,旨在引领全世界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路径,推动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新城市议程》在世界范围内有效实施。


随着人们生活进入市场化、全球化、网络化、智能化日益融合的时代,城市的构成要素、结构形态、功能体系、运行逻辑以及发展取向正在发生系统性变化,同时城市中人的交往方式、物的流动方式、权力的流变方式也在发生革命性的变化。这些变化给城市治理带来了一系列新挑战、提出了许多新课题,要求探索城市治理的新形态。然而,人是城市的灵魂,保证人的生存、生产与生活是城市的使命。这决定了城市治理的逻辑起点在人,不在城市本身。只有适合于人的生存、生产和生活的城市才是好的城市,也只有这样的城市,才能永续发展,保持繁荣。因此,不论时代如何变化发展,城市治理都必须把保障和实现人的发展置于城市治理的中心地位,把最大限度地激发城市居民参与城市治理作为城市治理的根本所在[1]


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构分别有其价值理念和现实需要。合理的城市治理体系的建构必然以合理的城市治理理念作为价值基础, 而强大的城市治理能力则必须能满足城市运行和城市发展对其提出的能力需求。据此,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构的基本逻辑是:首先,城市治理的体系构建以一定的城市治理理念为导引,没有鲜明治理理念指导的城市治理体系是盲目的,也就不可能是合理的、完善的和具有前瞻性的。因此,城市治理理念是城市治理体系建设的逻辑起点。其次,城市治理体系又是城市治理能力的基础。一个完善、有机、协调、弹性的城市治理体系是城市治理能力的必要保证;城市治理能力则是城市治理体系效能发挥情况的反映,也预警城市治理体系的改进。因此,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密不可分的,这也是本文将二者结合起来讨论的原因。第三,城市治理能力是应对“城市病”和促进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城市治理能力建设必须既要坚持问题导向,能解决当前城市化带来的“城市病”,处理棘手的城市问题,又要坚持使命导向,能主导城市未来的发展。因此,“城市病”和城市发展从当前和未来两个时间维度给城市治理能力提出了需求。如果城市治理体系不能适应这种对城市治理能力的需求, 那城市治理体系也需要相应进行改革或改进[2]


中国的快速城市化带来了一系列严峻的城市治理问题。中国快速城市化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20世纪90年代以来,每年平均有1500万左右的民工进城,涌进城市的民工在为城市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的城市治理难题。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城市治理模式逐渐从传统的管制型向现代的治理型转变,但是因为传统体制的惯性、政治文化等因素,传统的管理模式依然存在。同时中国城市化面临民主化、信息化、全球化、工业化的冲击,亟须改变传统的城市治理模式。因此,传统的治理模式和城市中日益复杂的社会矛盾成为当前我国城市治理面临的主要挑战。具体表现为:

第一,缺少系统的城市规划。城市治理政策没有连续性,存在长官意志,“一届政府一个计划”,因此在城市大规模建设过程中,造成公共资源的浪费和城市布局的不合理。

第二,没有严格依法治理。存在两种情况:一种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一种是城市管理野蛮执法。

第三,城市交通拥堵严重。大量的流动人口加上中国私家车拥有量的增加,导致中国大城市比较普遍的出行难。交通拥堵一方面增加了城市居民的出行成本,另一方面则容易导致城市交通事故频发。

第四,城市的绿化较差。城市人口密集,重视绿化既是城市美化的需要,也是为城市居民健康生活提供舒适环境的需要。但是很多城市却是因城市基建和城区改造而尘土飞扬,高楼遍地,缺少绿色植物带,城市犹如钢筋水泥的丛林。

第五,民生问题凸显。中国城市居民面临新的三座大山:看病难看病贵,高房价,义务教育高昂的择校费和昂贵的学区房。

第六,城市社会治安形势严峻。主要表现为:1.暴力恐怖袭击事件突发。一些组织和团伙以民族、宗教、人权为幌子,煽动和策划骚乱。2.城市群体性事件高发。由于城市老城区改造征地补偿、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人下岗、工厂选址和环境污染等问题,公众爆发游行、自焚、集会、罢工、上访等行为。3.典型犯罪、新型犯罪事件严峻。一是“两抢一盗”案件较高;二是一些城市的黄赌毒现象死灰复燃;三是流动人口管理存在漏洞,犯罪率逐年上升;四是网络犯罪涌现。

第七,缺乏公众有效参与,社区建设内卷化。尽管公众的参与能力和意愿增强,但当前的城市公众参与也只是一种被动式的政治参与和告知式的政治参与,相应的政治参与渠道比较狭隘,或者流于形式。在社区建设方面,社区自治存在诸多困难,过度行政化和内卷化。

第八,城市官员腐败现象严峻。在城市化中,行政审批缺少监督,政府官员权力巨大,在房地产开发、工程审批等环节出现了较多的权力寻租现象[3]


新常态下提升城市治理水平的方法

(一)针对城市治理矛盾、完善城市治理服务机制

当前,我国社会需求趋于多样化,相应的为城市治理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是进入到大数据与新常态时代后,人们群众获取信息的途径更加的丰富,思想认识上得以快速的提升。对于社会保障、就业、收入的分配等问题有了更深层次的需求,在未能得到有效解决的情况下,不满情绪将会激发矛盾的升级。

所以,在进行城市治理的过程中,相关人员首先应树立起以人为本的服务思想。而后深入的对当前所存在的社会问题进行调查,将根源问题发掘出来。而后从体制上来有针对性的,于根本上来处解决问题。最大限度的来做好人们群众的民生保障工作,确保社会就业率,完善社会福利机制、关注弱势群体。

另一方面,相关部门应强化对于大数据信息的管理。规范信息传播渠道,强化网络信息监管,降低网络犯罪率、杜绝不实的、危害社会稳定的网络舆论,以确保大数据信息被合理化应用,为提升城市治理水平,维护社会稳定发展奠定下一个有利的基础。

(二)科学规划,做好城市治理协调工作

科学的、合理的城市规划,将为后续的城市治理工作奠定下一个有利的基础。针对当前,大数据与新常态下城市治理存在区域不协调、规划不到位问题。相关部门,应转变思路,强化做好不同城市治理工作的合作联系度。同时,借助于大数据的信息优势,于网络的视阈内来重新对社会、人口与城市关系进行构建,为全面提升城市治理水平提供有利的支持。

另一方面,于城市的内部做好各区域、各部门之间的统筹管理工作,避免资源浪费、统筹好各部门之间的工作关系、提升工作的效率。进而来全方位的将各城市、各部门调动起来,在统一的规划与管理下来完成大数据与新常态下的城市管理工作,提升城市治理的整体水平。

(三)引导社会各界参与到管理中来、积极的探索多元化治理方法

由于,当前我国的城市治理依然处在政府主导性管理体制下。所以,相应的便制约到了城市自制管理水平。进而如何利用大数据的优势,适应新常态的发展来做好城市管理模式的转换。将当前单一的、纵向管理模式向多元化的、协作性、社会自制管理模式转变成为了人们所深深思索的一个问题。

要想实现这一目标,首先,人们首先应构建起一个相互制约的、良性发展的、多元化的社会城市治理机制。进而来达到强化社会自治,全面提升城市治理水平的目的;其次,应积极推动社会各界力量参与到城市治理中来。在这一过程中,可通过大数据信息来构建起一个网络平台,以创新社会主体参与到城市治理的途径,为其参与到城市治理提供便捷的条件。于此同时,还应有针对性的制定相应制度,以对相应的行为进行规范。进而来保证,从多元化的角度来强化城市自治管理的质量,全面提升城市治理水平。

(四)健全城市管理的法制法规,提升城市信息化治理能力

法制作为国家、城市治理的基础方式,其有效的规范了人们的行为,对于城市治理具有引导性、监管性的作用。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大数据与新常态时代应运而生。促使相关部门应针对时代的发展,就社会信息管理等方面内容进行立法,弥补此类法律空白,为城市治理提供有利的法律支持。事实上,以法制观念来完善城市治理,不但提升了城市治理的全局性,同时还提高了城市信息化治理的合法度、整体能力,进而有效的提升了城市治理水平[4]

 
参考文献:
[1]赵宇峰.城市治理新形态:沟通、参与与共同体.中国行政管理,2017(7):61-66
[2]夏志强等.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的基本逻辑.上海行政学院学报,2017(5):11-20
[3]陶林.新加坡城市治理的特色及对中国的启示.青岛科技大学学报,2017(2):1-6
[4]老祎.新常态下提升城市治理水平的思考.才智,2017(10):234-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