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搜索的资源类型:
专题
建筑遗产保护与开发利用:工业建筑遗产
发布时间:2017-08-01 13:13:42   点击:次   来源:   

工业建筑关乎国家历史与技术进步,20 世纪工业建筑留存最好地体现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之思。英国文化历史学者罗伯特·休伊森曾对工厂烟囱有段论述“一百根工厂烟囱是繁荣时的污染,十根冷却的烟囱是丑陋的眼中钉,但是最后一根工厂烟囱,受到了拆毁的威胁,却成为过去工业时代骄傲的象征。”从国内外工业建筑遗产改造发展简史看,20 世纪以来,工业建筑除完成本身的工业生产的功能外,还展现了一种现代生活的机器美学特征。借工业建筑的再利用经验,继承和发扬城市精神场所与文脉,是愈来愈受到重视的好方法。如业界关注工业建筑遗产改造中的表皮更新,在旧工业建筑改造并在利用日益受到重视的今天,建筑表皮作为连接和转换建筑内部与外部空间的直接媒介,十分明显地影响着旧工业建筑改造的结果。恰如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刘伯英所说:工业遗产研究主要集中在近代,遗产总是“向后看”多,而对现当代很少涉及,我们应对当下工业建筑予以足够关注,关注当下有代表性的工业建筑,对未来工业遗产价值还要有一个“预见”。从20 世纪建筑的项目理念与技艺和科技发展看,建筑作品可被认为拥有它自审的内在法则,如几何、结构、比例等,这些法则会根据所选的材料和场地的特定条件而做出相应的调整。
20 世纪工业建筑遗产保护,无论从遥远的水声与光电厂房,还是百年遗影的京张或中东寸轨都足以说明,中国20 世纪历史进程上洒满了工业发展的泪水,这既是一部辉煌的历史,也是一部锈蚀的历史,那锈迹说明它们是华夏民族工业时代的遗产与记忆,是展开城市更新极为重要的资源。面对20 世纪工业建筑遗产与消逝的光影,重要的是无论它们是虚幻的还是鸿濛的,都有可利用的必须点亮的城市之光,都是城市复兴的魅力光影[1]

当前,我国工业建筑遗产改造模式多样化,工业建筑的功能置换和改造是城市转型和发展的必然要素,并作为一种推进城市空间结构整合的催化剂,有着不容小觑的影响,尤其是处在重要区位的工业遗产,它的改造再利用将会对城市的更新发展带来有力价值[2]


从上海第十七棉纺厂到上海国际时尚中心

上海第十七棉纺织厂(以下简称上绵十七厂)的前身是始建于1921年的裕丰纺织株式会社,占地约9万m2,原厂区内现存各种建筑物及构筑物20多栋,总建筑面积10万m2。厂区内最有特色的建筑是建于1921~1927年间能充分体现纺织工业生产特点的锯齿形厂房,这也是上海市区目前保留下来最完整、最具规模的锯齿形厂房建筑群。整个厂区共有上海市历史保护建筑7栋,保护等级分别为三类和四类建筑。受到整个纺织行业发展趋势的影响,上绵十七厂的生产早已转移到了江苏大丰,现有厂房空置多年,年久失修,亟待改造。在项目开始之初,建筑师就积极和业主、顾问策划公司共同商榷,寻找适合改造项目的准确定位。这个阶段需要各方从不同角度群策群力,通过不断的讨论和修正,从建筑现状、建筑历史文脉、投资收益、市场回报等各个方面进行可行性分析。由于本项目有着纺织行业深深的烙印,所以经过深入探讨,将项目定位为上海国际时尚中心,以国际时尚潮流为先导,以工业遗产保护利用为底蕴,将原来的纺织厂房打造升级为符合现代生活需求的时尚秀场、商业空间及休闲餐饮空间。
从新的功能定位而言,时尚秀场在某种层面上是对纺织生命的延续,所以改造的功能定位与原建筑是存在相容性的,但是如果仅依靠修复重建等常规手段无法达到设定的功能要求。新的功能定位势必导致空间的服从,空间的服从又导致结构的变动。为解决矛盾,建筑师决定尝试局部改建的手法,即“改造性再利用”(Adaptive Reuse)的方式,这种方式在澳大利亚制定的《巴拉宪章》中最先提出,如今越来越受到重视。原北京市文物局古建所所长王世仁先生曾对此有精辟论述,他在《评澳大利亚〈巴拉宪章〉》一文中指出:保护类建筑应当加以利用,但这种利用必须与原物“相容”。改造性再利用措施并不是没有原则底线的改造,而是首先需要找到适宜的用途与原有建筑契合,使该建筑场所的文化意义和历史价值没有从实质上被削弱。同时对原有建筑的改变必须是可逆的、可复原的,对于原有建筑的整体性影响不大,使原有建筑的属性仍然可以延续体现。

改造后的上棉十七厂华丽转身,被打造成集时尚秀场、时尚商业于一体的城中热点,项目建成开幕以来迅速积累了知名度。其中由原来厂区3号楼厂房改造而来的时尚秀场作为上海国际时尚中心项目的灵魂空间,成为上海乃至全国设施最完备、配套最齐全的专业秀场,成功举办了上海国际服装文化节、上海时装周等大型时尚活动。上海国际时尚中心的成功无疑使上海市政府希望将上海打造成继美国纽约、法国巴黎、英国伦敦、意大利米兰和日本东京之后的全球第六时尚之都的目标诉求成为可能[3]

从渔轮造修厂到城市休憩公园

1861 年烟台被开辟为通商口岸,在此设东海关,成为山东最早的对外贸易口岸,北方三大港口之一,并在环渤海地区处于三足鼎立的地位。随后,英、美、日、德等相继在烟台山、朝阳街一带设立使馆。至1910 年代,朝阳街区已经成为烟台最重要的商业中心和政治中心。渔轮修造船厂位于朝阳街北端,烟台山下,清末民初时作为早期堆栈货物的码头,至1930 年代,西侧填海建成新码头驳岸,烟台山脚建筑一度为港务办公区域。期间美国海军亚细亚舰队将烟台作为夏季度假中心,驻扎于烟台山处,并在此处设置网球场以供休闲。1946 年烟台解放后,原威海渔轮维修所搬至此地,负责军用船只维修,1950 年代开始,这一区域成为烟台海洋渔业公司渔轮修造厂的主要渔轮零部件制造和修理厂房区域。2000 年更名为烟台北方造船厂,2010 年船厂迁出,目前,仅西北部码头以及部分工程设施仍在使用,负责调试与整改项目。昔日辉煌的修造场所已被杂草覆盖,车间闲置,破败不堪,历史遗迹逐渐不存,亟待发掘传承。

在历史和现状研究基础上对船厂从历史、社会、经济以及科技价值方面进行合理审慎的评估。烟台渔轮修造厂的历史价值在于对船舶工业文明和烟台近现代工业进程的纪录,体现了当时的历史物质生产、生产方式,能够展现工业的发展变化; 社会价值在于船政文化中蕴涵了以锐意进取为核心的务实精神和创新精神,通过对船厂老职工的访谈,了解到当时修造渔轮的配件和设备均为自主研发,其相关的场所以及实物可以作为当下宣传教育的素材,振奋民族精神; 经济价值在于对船厂内部建筑的功能性改造以及场地内公共空间的特色营造可以促进烟台地区产业结构转型,拉动新型产业发展,同时提升城市品味,促进旅游业; 科技价值则体现在了船厂内部建构筑物的建设、机械设备的安装、配件工具的改进以及生产流程的设计等方面。

根据对烟台渔轮修造厂的测绘调研及对周边环境、基础设施等进行分析,应以保护遗产本体及其环境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延续性为原则。结合烟台市城市总体规划以及烟台朝阳街历史文化街区修建性详细规划对该区域的功能定位,作为烟台海岸景观风貌带的有机组成部分和烟台山公园的附属空间,烟台渔轮修造厂工业遗产可以作为以工业文明为主体的城市公园,以公共空间为主,在完整保留原有工业风貌的前提下进行功能置换,成为公众服务的城市休憩公园。且烟台山和朝阳街均不具备较为开阔的活动集散空间,应保持这一区域的开敞空间特征,而不能仅是通过性的海滨步行通道; 考虑到海上眺望烟台山景观的需求,烟台山“海中半岛浮碧玉”的景观需要加强山脚的绿化景观建设。同时,西北侧码头的建设也需要有较大的集散和商业服务空间。综合以上条件,确定了保留场地记忆、引入开埠和海防文化、再现生产场景的体验式保护方式,发展创意产业、旅游娱乐功能,对场地内特色鲜明的工业建、构筑物进行改造和利用,植入新的功能和产业,成为都市文化创意生活的载体。另外植入空间海绵体,恢复生态空间,体现绿色环保理念。激活场所精神,转化可读式工业码头符号,实现船厂在当代的功能利用,以积极的态度参与到场地的历史中,使其从败落的城市边缘空间转化为别具一格的滨水工业遗产景观,诠释时代意义[4]

在快速发展的新型城市的背景下,城市生活以第二大产业为核心支柱,以往工厂企业拥有极高的地位,往往占据城市空间中的关键地理位置,那么在当代城市建设的原则下,工业工厂等这样的旧建筑及空间为其在新的经济条件和城市环境下向第三产业转化提供了便利的服务契机。但我们仍旧面临实际问题,存在实践项目数量与比例较小、不正确的理论以及建造措施不科学的原因,还没有真正从生态理念和人文精神保护的角度进行全面的掌握。我们应该从大量的实践中走出去,进行比较系统的理论研究和技术参数总结,将新思路运用到新的建造活动中,不断提高人们对城市中这些旧建筑及空间的再利用关注,使得城市整体空间利用价值得到质的提升[5]
 
参考文献:
[1]金磊. 20世纪工业建筑遗产的保护与利用.建筑,2017(2):40-43
[2]徐策.城市更新下工业遗产的文化重塑——以广钢公园设计为例.环境与发展,2017(3):27-28
[3]袁静.工业遗产建筑再利用的探索——从上海第十七棉纺厂到上海国际时尚中心.建筑技艺,2017(4):114-115
[4]王骏等.基于文脉传承的滨水工业遗产保护更新研究——以烟台渔轮修造厂为例.城市发展研究,2017(5):79-84
[5] 王岩.修复. 拆除与重建——可持续发展视域下的空间设计再认识.设计,2017(11):5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