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搜索的资源类型:
专题
建筑遗产保护与开发利用:民居
发布时间:2017-06-30 10:38:19   点击:次   来源:   
    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多民族国家,各地的地理气候条件及生活方式都存在着明显差异,因而在5000多年的历史过程中形成了多种多样的民居形式。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城乡建设的进程在不断加快,老城区的民居建筑被夷为平地,传统民居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新民居的建筑却往往忽略了场地本身所有地域性,全国各处的民居形式趋于一致,丧失了其独特性。为了保护中国文化的多样性,民居遗产的保护成为了我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民居是使用最广的一种建筑类型,它与人民的生活密切相关。它能在某种程度下揭示不同时代不同环境下的生存发展规律,也能反应一个地区人民的社会价值观念、经济水平、生产生活方式、宗教信仰以及哲学、审美观念等重要价值。

    传统民居是前人留给我们的重要遗产,其独特的自然条件和人文条件形成了特定的建筑形式和风格。然而历史是不断前进的,民居遗产并不仅仅只包括传统的民居,也应包括近现代时期形成的民居形式,对它的保护同样不能忽略。如今新的民居形式呆板单一,已经丧失了其丰富的形式。因此,在新民居的建设过程中,应该学习和借鉴传统民居建筑的精华,使传统的形式与现代技术完美结合,在保持本地区特色的前提下,建造出新的满足现代人需求的民居形式[1]

    传统民居的保护开发应当遵循以下几点:发掘一个,整理一个,保护一个,开发一个,利用一个,使其能长久得以存留。首先,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政策,在政府的监管下,鼓励、吸引民营资本参与传统民居、古宅保护,谁开发谁受益,这样可以解决保护经费的问题。第二,通过传统民居、古宅保护,充分挖掘地域内的民俗文化,带动传统民俗文化等相关传统文化的保护。如方言土语以及民俗、服饰、饮食等方面所特有的文化现象。第三,通过对建筑及周边环境的装饰,修旧如初,还以其真,使之恢复建筑旧貌,使城市历史和文化得以延续和展现,体现城市新的风貌及传统格局,切实做到保护的目的。第四,推动地域内的经济良好转型。

   近20年来,我国许多城市都在进行古城历史街区、传统民居的保护、改造。过去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保护和整治不能采取大规模的改造方式,要从实际出发,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在规划管理中把民居保护、开发利用看成是一个长期细致的工作,不能过分依靠开发商,应重视社会其他经济力量,积极调动社会各种资金,鼓励市民积极参与,使传统民居的保护成为居民生活的一部分。

   山西是我国北方古村落遗存最多的省份,据不完全统计全省有3500 余处,目前已经调查建档的古村落有1000 多处。山西古村落民居有其独特的特征,房屋格局、装饰风格独具地域文化特色,是展示山西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山西民居建筑材料有土窑洞、木架构平房、阁楼、瓦房、石板房;平面布局有一字型联排式、四合院、山西传统民居的民宿开发三合院、多个院落组合的大院式。山西的窑洞众多,可分为靠崖式窑洞、下沉式窑洞、独立式窑洞。

   近年来随着城市化的发展,青年人多进城务工,乡村空壳化,以及由此带来的乡村合并及搬迁,留下了众多可以供旅游开发利用的古村落,在维持古村落外部风貌的前提下,人们将现代服务设施与传统装修风格有机结合,开发展示山西特色的民宿住宿旅游产品。


   山西碛口是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明清时期凭借黄河水运而成为商贸重镇,而今古镇依然古色古香。十余年来,一直在政府主导下开发旅游,始终坚持保护为前提的慎重开发,严格维护古镇的传统风貌,古镇原生态保护效果较好。政府采用免收门票的开放式经营模式,吸引大量游客,成为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古村落旅游目的地。
碛口是一个典型的社区与景区重叠的古村落旅游地。在旅游发展中,重视景区遗产传承和原住民受益,当地居民参与旅游的主要方式就是利用居住房屋发展民宿业。碛口西部黄河岸边成为景区餐饮住宿的集中区域,碛口客栈和黄河宾馆是碛口两个代表性的民宿客栈。

    灵石崇宁堡温泉酒店由著名景点王家大院的五堡之首崇宁堡改建而成,是王家大院中最大的古堡式民居建筑群,本身就可以作为景点游览。改建而成的酒店共有客房168 间,其中四合院落21 座,四合院标间41 间、单间15 间、民俗房36 间、套房38 间,综合楼标间23 间、单间12 间、套房3 间,客房内一般配置设施齐全,所有客房院落全部可对外出租。每座院落都以其独特的古民居文化气息,使游客体验到历经历史积淀而特有的古院落文化底蕴带来的无穷魅力[2]
 
  客家古民居、古村落是客家人珍贵的物质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在梅州的广袤山村散落着蔚为壮观的客家古民居和古村落。梅州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是国家级客家文化生态保护区,是世界上最大的客家人聚居地,被誉为“世界客都”。梅州客家人千百年来“耕读传家”,秉承儒家思想和“崇文重教尚武”的优良传统,创造了璀璨夺目的客家文化,给我们留下了极为宝贵而又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
 
   梅州客家古民居,包括了客家传统古民居的典型代表“围龙屋”和其他形制的客家传统古民居。据有关资料显示,梅州现存的客家民居,仅“围龙屋”就有5000多座。其展现的建筑风格、人文历史、民俗遗存,反映的科学、艺术、历史价值,彰显了其独特的魅力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是客家人珍贵的物质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是不可移动的物质文化遗产,还是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载体,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存发展和保护传承的平台与空间。

    科学利用客家古民居、古村落,开拓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空间,垒筑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新平台,极具可行性,因为在梅县区广袤山村几乎村村有客家古民居、古村落,为开拓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空间提供了充分的物质条件,加之广大群众也有内在的迫切的文化要求和愿望。因此,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地科学利用客家古民居、古村落,开拓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具有广阔的空间。
   
   以梅县区为例,各级历史文化古民居、古村落文物保护单位众多,其中国家级古村落7个,省级古村落11个,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民居)1个、省级3个。据梅县区文广新局2014年公布的统计资料显示,梅县辖区内现存的围龙屋(其中不乏名人故居)就有810座,传统民居2428座,古民居、古村落遍布全区城乡,尤其是在农村。散落在梅县的古民居和古村落,给我们提供了想象的空间。借助现有的物质文化遗产不可移动文物——客家古民居、古村落的保护平台,结合已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成果,其中不乏是民俗性的,可展示、可开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成果,整合文化资源,联结到客家古民居、古村落的保护中,在尊重农民朋友的意愿下,在欠发达山区极具操作性[3]

 
  土屋民居是世界上居住人口最多的一种宅式建筑,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人口住在这种建筑里;是人类最早的居室之一,自人类脱离穴居巢居生活起,就开始建造土屋;是人类居住时间最长的住居方式,自筑室起居一直延续至今日,已有数千年历史。土屋作为农耕文明的历史见证,反映了农耕文化定居生产的特征,夯土、版筑及土坯建造技术在建筑文化史上具有基础性历史地位,土屋及其与中国传统文化意象相融合所形成的土屋文化,已不仅仅是建筑“物质文化”本身,更值得关注的是土屋文化“代表着一种文明”,是人类演进文化的物质形态。它贯穿整个漫长的农耕文明,相伴于工业文明,而至于今。

   土屋,作为最普通的传统民众住居形式,作为满足人们生活基本需要的人类文化样式,一直以来未曾受到人们的特别关注,也未引起文化研究者的重视。传统文化研究的价值取向是关注经典文化、精英文化、特色文化,对人类演进历程中的大众文化、普遍性事实容易忽视。因此,在建筑文化、历史遗迹等的研究中,宫殿墓寝、园林楼阁、寺宇庙观、城防关隘、礼制宗法建筑无不备加考据,甚至官商府第、城镇村落,也因其建筑的宏伟和集中,近年来作为文化保护和旅游开发的热点,重新整修,焕然一新。相反,当初为生息而作的建筑形态——土屋却因不在文化关注的视域,随着新农村建设与现代化的双重改造而“瞬间”趋于全面毁灭。以土屋、篱笆、水牛……为象征体的农耕文明,毫不留情地被工业文明、知识文明所退换;这种退换,在给予人们丰富的物质享受的同时,混凝土和钢铁的冷酷也在不断地吞食着人们的精神空间。于是,土屋在“毁灭”中,为精神被“压缩”的进入都市的人群留下了无限怀想的天空,也因此“增值”了自己。

    土屋作为人类住居史上伴随人类时间最长的一种住居方式,具有四个方面的价值:第一,作为农耕文明的历史见证,反映了农耕文化定居生产的特征,它“代表着一种文明”,在人类住居演进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基础性地位;第二,夯土和版筑技术不仅对人类生存和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且贯通整个建筑文化史。第三,中国传统的山水田园文化与土屋文化意象相融合,重筑现代社会人与自然的精神家园与心灵怀想,可以构造一个新型的现代休闲文化的理想空间;第四,土屋,作为最普通的传统民众住居形式,作为满足人们生活基本需要的人类文化样式,由于现代化“毁灭重构式”的建设,已经成为即将消失的“见证某种文明”的文化遗产。土屋文化的四重价值,不仅仅仰赖于对它的拯救与保护,更需要科学合理的开发和弘扬。

    土屋分布在广袤的乡村山野,分布在空旷恬静的田园山麓。从建造特征来看,土屋用土做建筑材料,经济实用,可就地取材,而且具有隔热、防寒、防火等性能,筑之成屋,推之为泥,回归自然;从居住环境来看,土屋冬暖夏凉,空气清新流畅;从气候生态来看,现代化已经使人类进入了温室时代,高温和热浪已经使北回归线以北的大批城市不断报告夏天酷热造成的死亡人数。空调在制造冷气的同时,也在制造更多的酷热。土屋的清凉适合老人、适合儿童,也适合疲惫的广大劳动者,去乡间休闲避暑。这种享受,原来是乡下人独享的“特权”,但是近年高速公路与私家车、高铁与动车的高度发展,使沿海发达地区与内陆,使大城市与乡村缩短了空间,而且大批都市人也已经具备外出休闲旅游度假的经济支付能力——这是新兴旅游市场开拓与形成的重要因素,城市居民向往的短期农村住居生活已经具备成熟的市场条件。

    “闭塞”原本是乡村的弱点,在现代社会却又戏剧性地变成了另一种资源,成为都市人向往的净土。还原农耕文化,配合土屋民居的现代改造,并将传统文人知山乐水、闲情逸致的文化情结融汇其中,构建一个相对“封闭”的现代“世外桃园”,既是对乡村原生环境和土屋文化的有效保护,又为低碳经济开创一种新型的发展模式[4]
 
 
 
参考文献:
[1] 毛文贞等.论民居遗产保护.现代园艺,2014(11):58-59
[2] 朱专法等.山西传统民居的民宿开发.小城镇建设,2017(3):101-104
[3] 徐建文.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空间的开拓——以梅县区客家古民居、古村落为例. 客家文博,2015(2):26-29
[4] 邱旭光.土屋民居文化遗产保护初探.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4(1):7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