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搜索的资源类型:
专题
“城市病”的综合治理
发布时间:2017-05-31 09:22:22   点击:次   来源:   

所谓“城市病”是指人口过于向大城市集中而引起的一系列社会问题,表现在:城市规划和建设盲目向周边摊大饼式的扩延,大量耕地被占,使人地矛盾更尖锐。在工业革命期间,城市迅速的发展往往超出社会资源的承受力,导致各种“城市病”的出现,主要包括住宅奇缺、污染严重、卫生状况恶化等。早期资本主义国家为治理“城市病”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往往效果不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历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进程,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1978年的18%上升到2014年的55%,城市发展成就举世瞩目。但是,近年来,我国越来越多的城市患上了“城市病”,环境污染、交通拥堵、房价虚高、管理粗放、应急迟缓等问题越来越突出,这些“城市病”给市民工作和生活带来了许多不便,降低了人们的幸福感。“十三五”期间,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以新的发展理念,决心根治“城市病”。2015年12月20至21日,时隔37年,中央再次召开城市工作会议。会议指出,“要着力解决城市病等突出问题,不断提升城市环境质量、人民生活质量、城市竞争力,建设和谐宜居、富有活力、各具特色的现代化城市”[1]

城市病产生的原因
 
从人口与产业的经济视角来看,城市病的产生有其必然性,如果将现代化进程中的城市化视为一种“自然历史过程”,那么,城市化程度越高、规模越大的城市,城市病就会表现得越“全面”。
首先,工业化进程中产业结构单一。城市病产生的一个基本前提是一个城市变为了“大城市”,而城市的规模扩大最直接的因素是城市人口的增加。人口集聚的时段大多处于该国进行现代化发展最快速的时期,即工业化发展时期。工业化带动城市化,在工业化进程之中人口持续地向大城市集中,造成城市化进程中的“大城市”趋势。这一趋势有着必然性和合理性,工业化的发展通常需要更多的劳动力资源,而涌入城市的人口则可以在城市中得到更多的经济利益。但是,在城市吸引越来越多人口的同时,却没有及时进行产业结构的调整,没有注意到可以通过产业结构调整带动就业人口流动。
其次,城市规划不科学。依据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城市化的发展过程尤其是总体性视域下的城市规划越来越多地被视为一种“空间实践”,对城市空间的合理规划利用是城市化有序发展的前提和基础。城市化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交通拥堵问题就是城市在城市化的过程中缺乏“准备”,没有对城市的发展做通盘的规划,使得城市交通系统的发展滞后,往往是路修到哪里,车就堵到哪里。
再次,忽视生态环境建设。先污染后治理是发达国家城市化过程中对待发展的一般思路。在经济发展之中对环境的不重视,对资源的肆意开发已经让我们尝到了恶果。目前,环境问题已经不仅仅是单纯自然科学问题,破坏环境所造成的影响也不仅仅体现在生态危害层面上,其往往被视作社会课题,在对经济造成损害的同时还影响着人们的心理。
最后,缺乏住房保障性政策。城市化的快速推进往往导致贫富差距的加大,而城市中的弱势群体(如涌入城市的农村人口)无法形成充分就业、继而无法得到住房信贷,只能在周边的公共用地上搭建简易房屋落户,久而久之形成贫民窟[2]
精细化管理,治疗“城市病”——以北京市为例
 
北京“城市病”原因复杂
 
第一个原因,经济发展及人口过快增长是造成北京人口资源环境矛盾的核心因素。北京人口增长过快是因为功能过多,功能过多背后实际上是经济功能变得越来越强大。
 第二个原因,城市规划不科学、不合理。规划没有起到引导城市向多中心发展的作用,不是发展跟着规划走,而是规划跟着发展跑,没有起到引导作用,单中心格局没有突破,反而使城市病更加尖锐。北京的空间结构承载力太小,主要集中在三、四环以内,郊区却得不到足够的发展。
第三个原因,体制机制掣肘是造成北京城市病的最根本原因。为了维持城市运行建设和环境治理,又需要投入更多的财力,这就需要发展更大规模的经济和产业,又会带来更多人口的集聚,这种恶性循环在我们的体制条件下几乎没有突破口。
 
近年来,首都城市化基础设施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交通道路建设、城乡环境建设等发生了喜人变化。但由于我们在城市化和城乡一体化进程中缺乏对产业、生态、环境、交通、市政、人口、居住等方面的科学统筹规划,出现了低端产业无序发展、城市人口快速增长,大气环境严重污染、交通出行拥堵不堪等问题,并已成为制约首都发展的瓶颈。特别是城乡结合部、农村、居民小区和背街小巷,存在大量管理盲区死角,一些公共场所如车站、公路、大街、旅游景点等经常可看到小广告、黑车、流动商贩、露天烧烤、车辆遗撒等,造成各类扰乱环境秩序的违法形态不断滋生和蔓延。只有全面加强首都城市精细化管理,北京“城市病”才能得到有效治理。实现城市精细化管理,主要要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1、抓基层、抓基础,从根本上解决城市环境秩序突出问题。
2、抓前端、抓源头,打掉行政管理部门惰性。
3、抓执法、抓效能,严控公职人员包庇纵容违法行为的苗头。
4、抓服务、抓疏堵,全面提升城市管理公共服务水平。
5、抓监督,抓公开,全面推进城市管理“ 四公开、一监督”工作。
6、抓机制,抓网格,加快推进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建设[3]

严定地方标准治理“大城市病”
 
2017年北京市标准化工作会议日前召开。根据会议部署,今年北京市标准化工作将聚焦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提升城市可持续发展水平、城市副中心规划建设以及京津冀协同发展等重点领域,发挥标准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积极作用。其中提出,今年将结合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办需求开展标准化研究。
今年北京市还将通过地方标准的制定和实施,提升城市管理服务供给质量,下大力气治理“大城市病”,保障和改善民生。落实北京市清洁空气行动计划2017年工作措施中确定的标准化任务,研究修订制定垃圾焚烧污染物排放、电子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实验室挥发性有机物排放等标准。组织实施第六阶段油品标准和锅炉排放标准。
民生方面,今年将完善以“道路建设、道路运输、轨道交通、停车设施、节能环保、安全应急、信息化及其他”七大领域为主体的交通标准体系。围绕缓解交通拥堵,开展停车设施设备、出租汽车(电动车)、公交场站等方面标准制修订。围绕治理大气污染,开展道路建设养护施工、机动车检测与维护制定建设等方面的标准制定和调查研究。
 
参考文献:
[1]习近平为“城市病”开良方.智能城市,2016(01):15-19
[2]雷友华.城市病成因及对策.合作经济与科技,2017(01):188-190
[3]周霆钧.精细化管理与治理“城市病”.城市开发,2016(04):20-23
(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