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搜索的资源类型:
专题
中国传统村落探析
发布时间:2017-02-07 10:16:58   点击:次   来源:   
传统村落,原名古村落,是指形成较早,拥有较丰富的文化与自然资源,具有一定历史、文化、科学、艺术、经济和社会价值的村落。传统村落镌刻着农业、农村和农民发展的历史印记,积淀着几千年的农耕文化,是认识和传承中华农业文明的根基,具有珍贵的历史价值。中国传统村落是由不同民族在不同的自然环境中创造出来的具有不同特色的聚落形态,拥有文化与自然遗产的多元价值和丰富的文化多样性,具有独特的文化价值。每一个传统村落都体现着当地的建筑艺术、村镇空间格局,反映着村落与周边自然环境的和谐关系,具有审美和研究价值。可以说,传统村落是中国乡村历史文化与自然遗产的“活化石”。但是,飞速发展的工业文明正疯狂地吞噬着农耕文明,传统农业生产和生活方式、农业文化、民俗、特色民居被湮没,乡村社会在成片地急剧消失,承载着中国五千年文明的传统村落正处于被终结的过程中。对传统村落进行系统深入地调查研究,既可以抢救性挖掘、整理村落农业文化遗产,有利于传承乡土文化和历史记忆,也有助于实现“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现实要求[1]
中国传统村落的价值分析
中国传统村落的价值主要集中体现在历史文化价值、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三个方面。其中历史文化价值主要体现在对传统村落历史文化遗存的考证、探究和传承方面。传统村落是对华夏繁荣农耕文明的活的见证和延续,简言之就是承前作用。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则主要体现在传统村落的历史文化遗存对中国当前及今后经济社会发展诸多方面的现实借鉴和促进意义上,简言之就是启后作用。
一、历史文化价值
传统村落的形成和发展,就是华夏文明的不断创新和延续,具有极为强大的生命力,其原因中国传统村落的价值及可持续发展探析在于这些传统村落的原住民以住民为核心、以村庄建筑为载体生生不息、世世代代地繁衍着,并以传统文化为纽带,将人、村庄、生活乃至天地自然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孕育出了丰富多彩的文化。这些看得见的屋舍井衢、农田阡陌、祠堂庙宇,以及看不见的风俗、习惯、礼仪、技艺、文学、语言等都通过传统村落和居住在村落中的住民代代相传,一脉相承至今。毫不夸张地说,保存至今的传统村落正是我国农耕文明的鲜活见证,是一座活着的历史文化遗产博物馆。
一方面,传统村落是物质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融合体。传统村落的村落建筑、道路规划、农田规划、农耕器械、文化景观、自然景观等是物质形态的文化遗存。但传统村落所养育出来的村民,他们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所创造出来的独有的语言文化、风俗、习惯、文娱活动形式、家规家训、宗族礼制以及只能保存在村民脑海中的历史记忆等,却又属于非物质形态的文化遗存。
另一方面,传统村落既非古建筑又非文物保护单位,它是从古老传承至今,并依然在繁衍着的且会随着社会发展而发展的基层社会群体组织,仍然有村民存在并承担着村民生产生活需要的农村社区,是活着的历史文化宝库。这一文化特性又注定传统村落的丰富历史文化遗产不能像物质文化遗产或者非物质文化遗产那样简单、单纯地采取封闭式的办法保护起来。
二、社会价值
中国传统村落是整个传统社会体系的基层构成单位,作为传统民居的聚集地和村民生产生活的社区,它构成了一个独特的乡土社会。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内涵中有着极强的“天人合一”“人与自然、社会和谐共生”的哲学思想,这一哲学思想也在整个社会体系的基层构成单位——传统村落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时至今日,这些古朴但又十分科学的理念,对于我们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对于我们进行城镇化建设依然有着很大的启示作用和借鉴价值。
一方面,中国传统村落在建筑规划方面对于我们今天搞城镇化建设有着很好的借鉴价值。在农耕文明里,耕地和水是两大极其重要的生产生活资料,因此中国的乡民们大都依地临水而居并逐渐形成人口聚居的村落。这里便体现了先民们所追求的“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尊重自然,善待自然,同时又善于利用自然,使村落、耕地、生产生活与自然之山水有机融合,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生态人文环境大格局。这是传统村落建筑规划空间格局的基础。此外,中国传统村落在村落内部的建筑规划形态上,又体现出鲜明的地域乡土、民族文化特色,与当地的自然环境完美融合,呈现出丰富多样的类型。这些散布于华夏大地形态各异的村落建筑都是因地制宜,顺应自然,融于自然的典范。
中国传统村落社会价值的另一方面体现在基层社会治理方面。为了生存安全和生息繁衍的需要,以及在封建社会所形成的宗法制度的深刻影响下,我国传统村落大都聚族而居,多以血缘关系为纽带,把众多家庭、家族、宗族连接为若干血缘族群,在基层社会形态,也就是传统村落中形成了一种无形的社会内在凝聚力和极为严明有效的等级秩序。在这种等级制度下所形成的诸如尊老爱幼、睦邻友好之类的优秀中华传统道德观念以及由家训族规逐渐演变而成的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的乡规民约,却对基层的社会自治以及我们所要探索构建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有着极大的促进和借鉴作用。
无论是城镇化建设,还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我们都应当珍视中国传统村落所遗存下来的这些宝贵的治理智慧,并将之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有机结合,积极服务于我们基层社会治理工作。
三、经济价值
中国传统村落的经济价值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我们可以对中国传统村落中各个方面所体现出的中国传统特色生产生活方式或者特色物产遗存进行可持续的再开发,使其重新焕发出活力,走出传统村落,参与市场经济,为传统村落乃至当地政府和国家的经济发展贡献力量。另一方面是借助中国传统村落的丰富历史文化遗存,大力发展中国特色的生态文化旅游经济。中国传统村落丰富的自然资源、历史遗存、文化资源和不可再生属性使其天然成为了中国传统村落所在地区潜在的特色旅游资源。我们可以充分结合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对这些中国传统村落进行科学、合理的开发和推广,使之成为当地特色的旅游景点,中国传统村落的价值及可持续发展探析吸引更多的游客来参观,大力发展生态文化旅游经济。这既给相对保守和落后的中国传统村落带来了新的生机,同时又给传统村落的原住民家庭收入提高乃至地方经济的发展开辟了新的道路[2]
传统村落的现代化转型
中国传统村落是先辈们留给我们和后代子孙的宝贵的活的遗产,其所传承和延续着的中华传统文化遗产所蕴含的历史文化科学价值对继承和发扬中华文化至关重要。因此,我们不仅不能任由现存的中国传统村落破败消亡,还应该使其跟上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步伐,完成现代化转型,适应时代的发展,重新焕发活力,继续以活态的形式传承和延续其所承载的优秀传统文化。中国传统村落现代化转型所要达到的目标一是要保持传统,继承和延续传统优秀文化;二是要在保持传统的基础上完成现代化转型,奔向未来。
一、保持传统
第一,保护好传统村落的有形文化遗存。传统村落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历史、文化、经济、社会、科学、艺术等方面。传统村落的村落位置、村落形态、村落建筑、农田山水、住民生产生活用具、服饰、饮食等等这些有形的遗产是传统村落文化的载体。正是这些有形载体承载了传统村落住民的生产生活,保护好这些有形文化遗存是保护好传统村落的基础。
第二,保护好传统村落无形文化遗存。传统村落住民长久以来所传承的生产生活方式习惯、婚丧嫁娶习俗礼仪、文化娱乐技艺、乡规民约、方言等无形文化遗存是传统村落的魂,这是传统村落文化活态延续的直接体现。否则只有有形文化遗存而没有无形文化遗存的村落只能算是文物群落,而不能称之为传统村落。
第三,要尊重、保持传统村落的特色,因地制宜。传统村落广泛散布于华夏大地,不同传统村落有着不同的文化特色,因此保持传统不能是千篇一律,一个模子复制。每个村落都应当根据其特色制定适宜的保护规划。总起来讲,要保持传统村落的文化遗存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延续性。传统村落是活的文化宝库。传统村落的保护必须要保证其文化遗存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延续性,这样才能发挥其文化传承和延续的价值。传统村落保护中不能人为的“改造、创造”传统村落。
二、走向现代
传统村落毕竟不是单纯的文物建筑群落,其是仍然有原住居民繁衍生息的社群聚落。因此,传统村落不能只单纯的像文物保护单位一样加以简单地保护。传统村落是要随着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而发展转型的,其住民的生活也要转向现代化,共享社会主义现代化发展的成果。
第一,在保证传统村落有形遗存的真实、完整性下,可以通过修缮和改造内部功能的措施来改善村民的生产生活条件,提高住民的生活品质。
第二,可以利用传统村落丰富的有形和无形文化遗产,通过适度发展生态旅游休闲观光产业,增加住民的收入,使传统村落的发展融合第一二三产业。只有经济发展了,老百姓的收入真正提高了,传统村落才能真正实现可持续发展,完成现代化转型的目标。
第三,加大对传统村落原住民的引导教育,帮助其提高文化知识素养,使传统村落原住民完成现代化价值观念的转型,促进其文化自觉。传统村落要走向现代化,传统村落原住民的思想价值观念必须走向现代化。
中国传统村落现代化转型是完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必然要求。我们必须把握中国传统村落现代化转型的内涵和时代特征,尊重历史文化、尊重发展规律,使中国传统村落科学有效地完成现代化转型,保证其所承载的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得以留存和永续[3]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城镇化建设的突飞猛进,以及生产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传统村落的外部生存环境和内部要素及作用机制均发生巨大变化。系统生存条件的剧烈变化致使传统村落只能局限在相对苛刻的条件内生存,并依然面对进一步恶化的生存现状而岌岌可危。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的关键是村落的系统性保护,通过深入研究村落的系统要素构成和作用机制,建立系统性保护框架,制定面向对象的多样性保护策略,创立多部门、多专业有机协同的系统保护模式,以维护村落系统的复杂性联系、自组织平衡以及弹性更新,实现传统村落的系统保护和健康发展[4]
 
参考文献:
[1]刘馨秋等.中国传统村落保护的困境与出路.中国农史,2015(4):99-110
[2]夏周青.中国传统村落的价值及可持续发展探析.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2015(10):62-67
[3]夏周青.中国传统村落现代化转型的本质、特征和目标.云南行政学院学报,2016(6):146-149
[4]曹迎春等.“中国传统村落”评选及分布探析. 建筑学报,2013(12):44-49